ピピ

此人毫无特长

Thominho快递篇



骚瑞,全篇OOC 请各位看前戴好防护(。

到底会不会有夜还长后续呢……矮洞漏。(望天

明明是想看小年轻恋爱这样那样 那样这样 但是为什么写的时候就没有了呢昂!!!(爆裂摔击

由双十一想到的梗 又俗又狗血。我怎么是这样的人儿啊(always。

正文入:




-小Tommy,你能不能行,你看那么多包裹,这得送一天呢。

Minho挑着嘴角笑着看向非要跟自己同行的Thomas。

-怎么不行,我看是这几天每天一回家就累到趴下的人不行吧。

Thomas故意挥着拳头往Minho胸膛上一砸。一点都不疼。

-原来昨天的表现在你看来是不行,那我今晚是该再接再励。

Minho凑到Thomas耳边耳语道,罢了还似无意的用鼻尖蹭了下Thomas的耳廓。满意的看到Thomas耳朵脖子都是一片粉红,Minho亲昵的搂了搂Thomas的肩。

-好吧。那这样,你打电话给收件人,我负责把包裹给清出来送上去,行吧?

-Okay.

Minho揉了一把Thomas的头,开始分工派起件来。

……

等两人忙得差不多,路边的街灯早就亮起来,天色被轻柔的划分成昏黄和黝黑两块。

-这儿怎么还剩个包裹,还是我们家那边的。

Minho看着被昏黄路灯照亮的Thomas,鼻子眼睛一动生动又柔和,心里不禁一阵柔软,一脸笑意的看着对方。

-是我的名字!

Thomas一看Minho的笑就知道有蹊跷,一看果然。推开一脸腻人的Minho,有些迟疑地还是打开了包裹。

一张花体字写着‘For U,For ME.’的卡片,下面躺着满满一盒的超薄001。

Thomas只是觉得此时如果自己是颗气球,可能早就羞到爆炸了。

-哈哈,回家喽!搂紧了搂紧了。

Minho拉过Thomas的手环在自己腰上,感受到对方将微烫的脸埋到自己的后背上一动不动,轻拍Thomas的手,指尖传来的一丝凉意让Minho下意识地把对方的手放到嘴边哈了哈气,接着揣进自己的外套里,后面动了动,他嘴角不自觉的上翘着,开着车晃悠着向夜的更深处。

夜还长呢。


太太擅自画那么黄 无奈摊手(((

tankees:

 @阿屁屁_冷西皮专业收割机 的点梗  你的霸道医生X俏护士(我懒得画书柜(不要吐槽我这都是谁

【贾尼本】【通贩】【两本】

【高亮】【高亮】怕快递过程中本子出问题 还是决定要用飞机盒!今天去买了飞机盒 大概三天后的样子能发货!大概三天后的样子能发货!大概三天后的样子能发货!妹子们别急嗷~!



我的小说本(R18):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k.7385961.1997985097.d4918997.kxB614&id=520926957704&_u=2nm1tboe0fc


 @tankees 啊皮袄的彩图本: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0928910843&spm=a310v.4.88.1




请大家次次次!两本买能一起发货省邮费噜~


我的封面后来稍有改动 详情请见图P3


(小说本特典只有几份了 随机附赠特典番外 


没送到的LOFTER上番外也发布了 直接吃就好~)


蟹蟹买本XXXXD

Sugarplum番外 (贾尼 牙医病人AU)N17





本子里短篇Sugarplum的番外

场贩当作特典附赠 但数量不够

现在发上来

买了本子想看番外的妹纸请转战LOFTER

BTW.蟹蟹观看和买本的各位w


发图片也被河蟹了……。

戳这里吧戳这里

http://weibo.com/p/1001603869561425425760


【本宣】短篇AU(R18)小说本《Huntsman》+印量调查,本子详情见图。

封面:@啊皮袄  
插图:@肋肋口  
本宣:@初阳西装ver
【场贩:成都SLO3+北京SLO7】 


【印量调查】:http://vote.weibo.com/poll/136115074


ps.主页有试阅!  


猎 【下】【完结】(贾尼 同事AU)(R18)


啊啊啊啊啊啊啊写rou太要命了!!

 

但是我还是忍住没拉灯(自己也是想看(。

 

锤基还真的是来打个酱油就闪的啊…………

 

有空写锤基支线的故事(大概

 

R18!R18!R18!

 


 

接下来会继续日各种贾尼AU脑洞(


凌晨被撸掉了 补上图和微博链接

觉得下图看不清的请戳

http://weibo.com/p/1001603858255775447887

 

———————————————————————————————



猎 【上】(贾尼 同事AU 支线锤基)

写着写着就把老贾写成完完全全的霸道总裁了(



洒狗血 玛丽苏 吃不下的勿入啊啊啊啊啊!!


设定讲一讲!



【【后台大的妮妮还是跟普通员工一样进了老贾所在的公司


老贾←上司      妮妮←下属

锤哥跟老贾是多年的老友  公司职务跟老贾也差不多

基基也是跟妮妮差不多的下属 被锤哥暗恋 此时心意不明()

大致就是这样】】


不出意外的话 如果赶得上成都SLO的话


大概会有几个贾尼AU短篇集合出个本子(对只是大概


接下来请吃!





———————————————————————————————










“听说公司又要来个新人啊。”

“我也听说了,背景似乎不小的样子。”

“可小心别惹到他了。”

同事A顿了顿,又装模作样的在同事B耳边耳语道:

“————据说他可是男女通吃。”



Jarvis刚走进茶水间,就听到同事间这番音量并不算小的对话。
无意识的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兴趣缺缺的转头就往隔间处的吸烟室走去。




果然没几天Jarvis就接到确是有新人进公司的消息。
而且还不幸的被安排在了自己手下。

头疼啊,新人的话,就又要从头开始调教了。



Jarvis办公桌前。

“Sir,你好,我是新来的,Tony,Tony Stark。”
“不出意外的话,今后就在你手下干了。”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自我介绍,Jarvis打趣的看着在自己领地还一脸轻松镇定样子的人。
Tony Stark。

Stark。

这,背景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Jarvis。”

Jarvis简短的自我介绍道。

“Jarvis……先生?”
Tony好像被对方不怒自威的气势给震住了,尊称刚一脱口而出就开始后悔了。


“呵,先生就免了吧。”
发现了对方的露怯,Jarvis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也勉强只能算是个轻笑。
因为对方突然的笑,Tony盯着对方好好的看了个遍。


他这位上司……怎么说,可能是色素沉淀很少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浅得发出淡色的金光,不时这样扯着嘴角小幅度的笑着还真的挺好看的。
发光体的体质。脑袋里突然就跑出了这句话。

意识到自己脑内太久了,就立马又接上对方的上一句。
“好的,Si……Jarvis。”
Tony注视着上司的脸又习惯性的想说出Sir的单字。


对方的审视、窘迫和怯懦全都被Jarvis看在眼里。


纨绔子弟?
呵,顶多是爪子利一点的家猫而已。
男女通吃?
只是来者不拒吧。


想到这里,Jarvis的眼神不住往站在自己身侧似乎还有点瑟瑟发抖的小家猫身上游走。


“Well,那……我先回去做事了。”

Tony也察觉到对方不停打量的眼光,浑身被看得发毛,有一种下一秒再不跑就会被他吞腹其中的错觉。应该只是错觉没错。


看到对方颔首示意了一下,Tony想也没想就转身快速消失在Jarvis视线中。

这样就开始怕了的话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接着,Jarvis就有一下没一下的轻点着桌面若有所思起来。





当天中午Thor就按捺不住拖着Jarvis去用餐。

其实公司中午是有提供工作餐的,虽然要讲的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的事多了去了,保险起见,Thor还是选择了公司附近一家常去的餐厅。


特意挑了个处于死角的位置,两人刚坐定,就听到Thor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怎么样啊?”

然而他语气里的急不可耐已经暴露了他的情绪。

Jarvis更加漫不经心的挑眉示意他问的是什么事。


“咳,新来的小霸王如何?”

似乎察觉到自己刚才过于急切了,Thor故意放缓了询问的节奏。


“什么如何?”

“别装,八卦你肯定也没少听。”

Thor显然要被对面的老友给惹出火来了。


“So…………?”

这反问一脱口,配上Jarvis那幅老神在在、完全事不关己的模样,彻底把Thor给惹火了。


“Son of a bitch!你他妈就装吧。”

说着还使劲掐灭了手上只抽了半根的烟。泄愤似的在烟灰缸里捻了又捻。

“管好你家的小野猫吧。”

看到老友真的露出了怒气,这才终于吐出了一句能够跟对方正常交流的话。

“什么……什么我家,别他妈瞎说。”

然而一脸不自然的潮红已经透露出了说话人的心口不一。


“他现在可是跟你口中的小霸王打得火热呢。”

Jarvis说着还使坏的扯着嘴角,鼻腔应景的哼了一声,像是闷声笑起来了一样。


“真的?!”


看着真的当真并且快要跳起来的Thor,老贾对此嗅之以鼻。


小野猫和小家猫能搞出什么?挠到对方还嫌爪子疼。


他的那句话就是明摆着就只是说给对面的老友听听的,谁让他一遇到Loki那只小骚野猫的事他的脑袋就完全处于当机状态。


他也知道Thor这样做是关心自己,可他就是烦对方知道自己是Gay之后,但凡身边出现一个长相不错的就觉得自己该上。


“虽然,这次的小野猫确实…………”

想到这里Jarvis还舔了舔自己无意间翘起的嘴角。



其实关于找伴的问题,他跟老友的做法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

Thor好像总是喜欢自己默默观察,静静等待,还要等到两情相悦,那样的话,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他自己更喜欢静静潜伏在猎物身旁,等到猎物注意并开始在意自己的存在时,快速扑上前去,毫不犹豫的吃掉。不会有半点的拖沓。

当然,也不会在捕猎前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心思,要‘他是我的’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了才能公诸于众,炫耀也总是要留到完全吃掉之后才更不显山不显水。


然而,Thor连把对方看作猎物这种比喻都无法接受。

Jarvis起身走到Thor旁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两人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回到了公司。








刚踏进办公室就看见碧眼齐肩卷发的Loki正弯着背凑在稍偏着头的Tony耳边说着什么,说罢两人还默契的相视一笑。

还没等Thor跳脚,Jarvis就抢先一步走到他们跟前。


“Tony,刚来公司就跟同事打得火热嘛。”
“哦不,是处得很不错。”

还没等Tony揣摩出来突然出现的上司这番话真正的用意时,Jarvis就有着毫不给对方接话机会的气势继续接着说。

“那不如,我们这周末办个欢迎会吧。”

“来欢迎你的加入。”


Tony刚本能的想拒绝上司的提议,但注意到被Jarvis隔开的Loki在Jarvis背后死命的眨眼,想了想对方也是好意,就点头答应了上司看似抛橄榄枝的行为。

“Loki,你也一起来。把当天有空的也都一起叫上。”

被突然点到名的Loki也只得连声答应了下来。



直到下班前,Tony都还一直处于愣神中。

联想到今早刚报道时Jarvis的态度,Tony表示态度转变如此大的Jarvis真的让他感到无解。


然而站在一旁的Loki却一脸奸笑的看着Tony不语。

“Loki,这件事你怎么看?”

Tony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

“Tony,总而言之你小心。”

“据说Jarvis……可是很猛的。”

Loki又换成一脸淫笑看着Tony。



Tony似懂非懂的点头应了下来,又开始有点后悔答应了Jarvis的提议。

然而Tony还不知道,其实Loki一开始让他接受是正确的选择,他会有后悔的想法也只是因为他不知道拒绝了Jarvis会有什么后果而已。








TBC。

暗礁(七)【石御】

Chapter 7




石垣很闲。

 

原本以为跟御堂筋交往之后,会像其他情侣一样,吃饭逛街看电影,气氛好时还能旁若无人的牵个小手索个香吻。无事时到对方的家里坐一坐,打打电动,lucky的话还能吃顿御堂筋亲手做的饭菜,说不定……说不定本垒打也这么就轻松拿下。

可是两人还没甜蜜两天,石垣就被御堂筋通知自行车队要进行集训和合宿,为下学年的招生和全国大赛做准备。

这是好事。

石垣并不打算说什么。

 

 

 

刚开始的一两天还好,然而到后来就渐渐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

在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骑车出去兜风就更不是了。

脑子都被御堂筋塞到快要爆炸了。在想御堂筋现在在干什么,有在好好吃饭么,训练得如何, 会不会又太过拼命了。

御堂筋多久回来。

御堂筋会不会……想我呢。

 

石垣不是没想过要跟着去,但结果可想而知,他一开口立马就被御堂筋一脸调笑着给驳回了。

 

御堂筋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本来以为甜甜蜜蜜的暑假,却这样在自己沉重的怨气中就快要到头了。

啊啊,马上就要开学了啊——不过,又可以天天跟御堂筋见面了呢。

想用这个想法来缓解下自己的烦闷,但是又始终觉得哪里不对。

 

“啊——————!

我这是要去上大学啊!

原来……都已经不在一个学校了啊。”

明明是安慰自己的理由现在却又使自己更加烦躁。

在只剩自己的房间大叫着出了声。

 

然后房间又陷入一片寂静。

 

 

 

 

地点:八坂神社站牌前一棵不知名树丛后

人物:树丛后的石垣 光太郎

 

“一下车就看到御堂筋集训的队伍,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啊……”

“果然还是不该来么……”

“被御堂筋发现就死定啦。”

边碎念还边扒开树丛死死望着队伍最前方的御堂筋,还是那套紫白相间的紧身训练服,长手长脚的撑在单车上这么骑着却并没有一丝违和感,反而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他滴下的汗顺着车架这么一直往下流,好像车已经成为御堂筋的一部分了。

 

御堂筋真好看。

骑单车的御堂筋真好看。

石垣再次肯定了自己从一开始的认定的想法。

 

 

石垣就待在原地,等着御堂筋一圈圈的骑过来,一遍遍的看着这个人,骑着彼此都最爱的单车,好像一直都不会腻一样。

直到队伍没再过来。

“今天的训练结束了吧——”

起身拍拍身上的树叶,长叹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丝石垣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惋惜。

 

 

夜幕将至,漫步在前往神社的小道上,周围灯火通明,夜色将石垣的影子拉得更长。

石垣漫不经心的走着,看到神社前有个人低头踢着地面的碎石子,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好像站在这里也能感受到他的不耐烦。

“不会是御堂筋吧?!”

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一样,脚步也不住加快起来,到最后跑着到了神社门前。

 

 

“石、垣、你也太慢了吧———”

“扎古就是扎古。”

“走了啦——”

扭过头向前自顾自的走着还不忘像往常一样拖着尾音。

 

御堂筋的耳朵好红啊。

跟着对方向神社里走去,眼睛却还不停的盯着对方的耳朵看个没完。

痴痴的连御堂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忘了问。

 

御堂筋在一座神龛前站定。

“许愿吧。”

御堂筋一副就知道你们这种扎古喜欢这些的表情示意石垣快行动。

“哦好。”

“御堂筋,你也一起吧。”

说着就硬塞了一枚硬币给对方,拉起对方的手向前一步,正对着神龛。

石垣侧过脸对御堂筋笑得一脸灿烂。

 

御堂筋也认命般学着石垣双手合十,闭眼,祈福完毕后投了枚硬币进祈福箱里。

这一系列动作做得御堂筋好不自在。

“御堂筋,我们的愿望都会实现吧。”

石垣望着前方不远挂满祈福信笺的大树问道。

 

“这种事,谁、谁知道啊……”

希望石垣那个扎古能学聪明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别再拖后腿啦。

 

“一定能实现的。”

希望御堂筋骑单车能到他期望的高度。

能……能更在意我一点。

 

 

 

 

 

 

车站前。

“石垣君,下次别再自作主张过来啦!”

“来了也闷不吭声……”

抱怨声渐渐小了下来。

 

“我……我们都那么久没见了啊。”

 

“石垣君你一个大男人到底在说什么啊,啊,啊——”

御堂筋夸张的捂着耳朵怪叫着。

 

“御堂筋,我们在交往。”

“你是我男友,”

“我喜欢你,”

“所以,我想你有什么不对啊——”

 

耳边响起公车即将到站的提示音。

说罢,石垣一把捧着御堂筋的后脑勺,朝着对方的唇上狠狠的啃了一口就迅速放开,立刻抽身冲进车门大开的公车里。

在座位上坐定后,不顾车上乘客的目光,朝窗外还没回过神来的御堂筋大声喊道:

“御——堂——筋——”

“要想我哦——”

“快点回来啊——”

 

车呼啦啦的开走后,就只剩御堂筋一人还呆站在站牌处。

“这个扎古——”

“到底还要不要脸啊……”

羞红着脸缓缓嗫嚅道。


暗礁(六)【石御】

Chapter 6








时间好像定格在了石垣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两人愣愣的站着,眼神并没有交汇。


 


 


石垣是不敢再开口了,倒是御堂筋此时清了清嗓子。


“我也喜欢你——”御堂筋完全从刚刚的愣神中抽离了出来,“难不成石垣君是想等我说这句么。”


讥讽的笑又出现在御堂筋的脸上。


 


“我只是在等你的回答,御堂筋。”


石垣不软不硬的回顶了御堂筋一句。


 


“石垣君你难不成是来真的?你就那么喜欢我,喜欢身为男人的我?”


“啊啊,石垣君原来你是GAY啊……”


御堂筋炮语连珠般的说完后一脸意味深长的望着石垣。


 


“这些我都没有想过,但是你是男人,我喜欢你,那我就是GAY吧。”


石垣自己给自己下了这样的定论。


 


“…………”


没料到石垣能这么爽快就承认,御堂筋与石垣相顾无言。


 


“你的回答呢,御堂筋。”


语气里没有不耐,却满是期待和踌躇。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御堂筋什么都没说,掉头就走,脚步不断加快,眼神呆滞地向校门外冲去。


石垣见状想一把拉住御堂筋的手还是收了回来,快步跟上前方的人。


 


在人行道红灯亮起的时候,前方的御堂筋还是没有任何止步的迹象,石垣不住加快了几步,将御堂筋拽回自己身侧。


紧了紧拉住他的手。


“御堂筋,你有说不的权利。”


石垣斩钉截铁的说道。


 


“石垣,我不知道……”


御堂筋眼神茫茫的看着石垣。倒是那声“石垣”把石垣弄得手足无措。


 


御堂筋是喜欢自己的吧。


不用太多,是喜欢自己的就好。


石垣一直以来都一遍遍这样想着来麻痹自己。


这次也不例外。


 


“御堂筋,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吧。”


看到难得乖顺着点了头的御堂筋,石垣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想了想,还是决定让御堂筋在离学校不远的自己家里歇歇。


 


 


 


“御堂筋,喝点水。”


将水强行塞到御堂筋手上,石垣这才在御堂筋旁边坐下来。


 


看旁边的人终于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眉宇间也没有那么紧绷,才又提起方才的话题。


“御堂筋,我说过,你有说不的权利。”


“所以,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如果可以,石垣想握着御堂筋的手,款款的望着对方问出这番话。


 


“我害怕?!石垣君,你说我害怕?!”


对方突然的愠怒让石垣不敢开口。


“我害怕那我就根本不会认为你这种既呆又蠢的扎古还不错了,噗,果然跟扎古呆久了脑子也变得不太正常了。”


说罢还适景的苦笑了声。


 


听罢,石垣本能的钳住了御堂筋的双肩,并不在意御堂筋为了欲盖弥彰说的那些话。


“你的意思是,御堂筋你的意思是——”


“是喜欢我么!”


手上的劲儿不自觉的加重起来。


 


御堂筋一吃痛,“唔”的一声让石垣清醒了不少,送了些劲儿但继续保持刚才的姿势。


 


“石垣君,你到底听哪句话听到我说过喜欢你了?”


御堂筋也并没有在意自己肩膀依旧被对方钳住这件事。


“你……你那句还不错不就明摆着是告白么!”


石垣想到刚才御堂筋的那番话,现在又自己说出来,羞耻感才慢慢的显出来。


 


“噗自说自话的扎古还真是可笑——”


 


“你难道真的不是喜欢我的么。”


“就算是一点点好感也好啊……御堂筋。”


石垣把自己平时所想都说出来了,顾不上到底这样说出来是否在御堂筋面前又显得更卑微了。


 


“……石垣君就那么想跟我两情相悦啊?”


还没等石垣回答,御堂筋继续说道:


“噗噗,那就如你所愿试试……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不过事先说好,石垣君你可是说过,我有说、不、的、权、利、是吧?”


眉梢向身旁已处于当机状态的石垣一挑,石垣这才回过神来。


 


“你、你你你你你,御堂筋你说要跟我交往?!是这意思吧!”


也不知道石垣到底有没有把对方的话听完整。


 


趁对方那张可爱的嘴巴还没说出些不可爱的话之前,石垣就上前按下御堂筋的脑袋,嘴自然而然的凑上去吻住了对方。


石垣的舌头不停在对方的双唇上逡巡,继而深入到牙龈,认真的舔舐着每一个牙根的同时还不住想用舌头撬开紧闭的牙关。


感受到对方有推拒的意思,牙关好像又咬得更紧了,石垣立刻本能的用另一只手环抱住御堂筋,用牙齿有力道的咬了御堂筋的下唇一口,如愿的听到对方闷声吃痛的“唔”了一声,舌头也趁机顺利进入了对方的口腔里,不断用舌头去挑逗御堂筋的。


御堂筋也从一开始的不配合,到很快被石垣缠绵的攻势攻陷,配合着一起交缠着,都顾不得因为忘情而溢出嘴角的津液。


 


石垣的手不断向下游走,停在御堂筋的腰间不断摩挲,手下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不少,石垣放轻了嘴上的动作,手也有意无意的轻拍着御堂筋的背。


直到感受到对方完全放松下来,石垣这才继续往下动作。


御堂筋终于察觉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使劲推开还在忘情吻着自己的石垣,轻喘着调整呼吸的同时不忘死死瞪着罪魁祸首。


 


“御堂筋、御堂筋,你让我做吧,我不会做到最后的。”


自知理亏的石垣急切的向对方解释道。


 


“…………”


被气到脸通红的御堂筋扯下石垣流连在自己身上的手,转身就要走。


 


石垣猛地将御堂筋拉住,心一狠把御堂筋摔在沙发上,自己快速将想起身的御堂筋压在身下。


“御堂筋,你听我说。”


“我等你等了好久,我以为早没希望了,你……就不能让我陶醉下么。”


石垣完全开启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模式。


 


“石垣君,这就是你说的我有说不的权利么。”


然而身下的人却并不买账。


 


“御堂筋,你也是有感觉的不是么?”


石垣看了看御堂筋微微抬头的下身,手蠢蠢欲动的伸出覆在上面。


 


“唔嗯……你这样弄,是个男人都会有反应吧……啊……”


御堂筋被石垣伸进裤子内缓缓开始撸动的动作惊到叫出了声。


 


“御堂筋,我不会做到最后的。就让我这样继续吧?”


御堂筋被石垣的话蛊惑到居然乖乖的点了头。


 


石垣得到对方的许可后,手开始加大力度的撸动,似有似无的划过对方的龟头和阴囊,然而并不多做停留,紧接着就能听到身下人拼命压抑还是溢出的一丝丝呻吟声。


石垣满意的舔舔并无动作的一只手,随即就伸进自己的裤子里开始使劲撸动起来。


两人都在压抑着喘息起来,这声音被石垣听到耳朵里,他已经不能满足于同步的来回撸动。动作比理智还快的就倾身而上,将自己的下身和对方的紧贴在一起,用手握着的同时还上下挺动摩擦着。


欣赏着身下的御堂筋双眼紧闭,双颊潮红的微张着嘴,舌头还不时的伸进伸出。


石垣觉得下身胀到猛烈跳动起来,喉咙低吼出两声,像极了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


 


摩擦到彼此都觉得快要到达高潮了,石垣不断的加快撸动速度,身体的挺动也越发激烈,终于,两人在一声畅快淋漓的呻吟中一起到达了高潮。


 


 


 


御堂筋用手推了推压得自己快喘不过气的石垣,示意他快起身的同时还不忘揶揄对方一句:


“噗——石垣君你、也、太、快、了吧。”


石垣抿嘴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一样,耳朵已自动过滤御堂筋的嘲讽。


 


“御堂筋,去浴室清洗一下吧?”


“别动别动”


“……我抱你去吧?”


 


忽略掉小脑痉挛的石垣,御堂筋大步走向浴室。


留下摸着被踹了的屁股的石垣在门外痴痴的笑。



暗礁(五)【石御】

Chapter 5




明日,入学考。

虽然早就把志愿表交上去,自己心里也早就有了定夺,但石垣始终平静不下来。烦扰他的不仅仅是入学考,更多的是在这个关头无法跟放在心里的那个人告白、许诺甚至谈论未来。不禁又回味到上次告别时御堂筋最后说的那句话,心口又忍不住一甜。

想到与御堂筋的种种,脑子里就好像放跑马灯一样,看到了御堂筋一进单车部就想统治整个社团的嚣张模样;看到了御堂筋跟自己一起骑单车,每次都只能在他后方但却是能清楚望见他背影的位置;看到了辅导的时候御堂筋不长不翘但却让自己喜欢的不得了的睫毛。这么看来,好像自己看到过很多面的御堂筋,但是又好想看到更多面的御堂筋。譬如说,御堂筋在自己身下的时候…………

不好,石垣君心里大惊,今晚……到底还要不要睡觉了啊。

 

 

 

开考前。

石垣刚准备跨进校门时,恍惚间眼角好像瞄到了在自己的左侧不远处停着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De Rosa,说是直觉不如说是自己内心希望那就是御堂筋的单车。

石垣停下来站定,往车子左右张望,真的就看到是御堂筋背对着自己在车子右边的报亭翻杂志,但快速翻书的动作和不放心自己的爱车不时转过头看看的动作却已经出卖了他,看到此情景的石垣已经笑得不能自己,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塞得满满的。

留恋般的又看了几眼依旧黏黏糊糊站在报亭前的御堂筋,石垣迈出笃定的步伐朝考场走去。

他想,这种打气方式也是御堂筋得不得了啊。

不过还真不坏。

 

这种时候石垣有种错觉,自己似乎是被御堂筋喜欢着的。

 

 

 

 

毕业典礼上。

所有毕业生都穿上制服出现在毕业典礼上,石垣的班级比较靠后,安排的位置也是离讲坛有段距离。所以在队伍中间偏后位置的石垣要昏昏欲睡或是垂头放空其实也根本一点都不显眼,确实在典礼前半段石垣也根本没有认真听,直到在自己快要睡过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自己有段时间没听到但还仍然记得清楚的音色这样说道:

“敬爱的各位学长,你们好,我是一年级的代表御堂筋翔……”

但声音好像又比平时多了分冰冷少了分揶揄。

 

石垣瞌睡一下全没了,猛一抬头发现正好和御堂筋的眼神对到,御堂筋眨了眨眼,马上将目光转移到注视着正前方,石垣没在考虑御堂筋到底怎么注意到自己的,还是盯着御堂筋看了良久,确定这并不是什么梦。

虽然耳闻有学弟会来致词,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御堂筋会被选上并答应来参加这种无聊的毕业典礼。

 

 

 

接下来,御堂筋在一道令自己很不自在的炽热目光中完成了致词。

“被这么盯着真的是很恶心啊…………大扎古。”

边走向后台边嘟嘟囔囔着,嘴还不自觉的撅起来。

 

目送着御堂筋走到后台的石垣这时才想到,御堂筋这是该走了吧,从那场考试一直到现在的毕业式,前期准备入学考,后期也因为整理自己的档案和大学录取的事宜一直忙忙碌碌,也想过跟御堂筋联系,但最后还是作罢。

呼——怎么不知不觉都这么长时间了。

 

“现在好想见到他,跟他好好说说话。”

石垣心里跳出这个想法的同时,自己也已经以尿遁为由溜出了礼堂。

 

 

 

“御堂筋,御堂筋——”

在他身后不停追赶御堂筋步伐的石垣想叫住离自己还有些距离的御堂筋。

 

御堂筋停下脚步,面对着向自己越走越近的石垣说道:“石垣君,你连最后一次‘课’都要翘掉啊真是学不乖啊——”。

“御堂筋,我考上了京都的一所大学,那里的自行车部不错,离这里也很近。”

忽视掉御堂筋的揶揄,自顾自的开始说了起来。

 

“噗——扎古,离这里那么近是想干嘛啊,这么想让我来看你么。”

不同于致词时的样子,御堂筋果然还是那个御堂筋。

 

石垣突然被御堂筋点破的想法,好像自己的心思赤裸裸的暴露在对方面前,忙想找话来掩饰:“我,我,我会常回来的,不过,御堂筋要是想来就尽管来,我可是乐意之极。”

急于掩盖太露骨的想法的后果都是思路不清,语无伦次。

 

“都上了大学了,还老想着回来干嘛啊。”

御堂筋难得的没有吐槽刚刚石垣词不达意的那段话。

 

“你,你不是还在这儿么…………”

石垣低下头轻声说道,口气好像有点责怪对方明知故问。

 

“石垣君,我们两个都是大男人,你在这说什么啊噗噗噗——”

御堂筋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笑得很大声,眼泪都笑了出来。

 

“两个男人,就不能在一起么……”

石垣还是没抬起头,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啊?”御堂筋好像感觉到石垣说了什么,但是恼于没听到。

“为什么,是两个男人就不能在一起?”

石垣抬起了头,深深望着御堂筋。

御堂筋被石垣的眼神盯到发憷,不是害怕,其实也是害怕,怕他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

御堂筋好像真的有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那为什么我们就非要在一起?”

御堂筋最终还是把这个问题抛给石垣,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御堂筋,”石垣目光不曾移开一眼,“你难道不明白么?”

 

“我该明白什么呢?”

御堂筋毫不犹豫将目光回望向对方。

 

 

 

沉默在两人间弥漫开来。

 

“我喜欢你啊御堂筋。”

直到一语轻声告白将它划破。

 

御堂筋这时才注意到他们站定的地方有棵樱花树,不时飘落一两瓣粉色花瓣在他们之间,好像两人的心思也跟着一起飘荡起来了。

直到很久之后,御堂筋依然忘不了这个场景。